这个时代没有乡愁,有的只是离开家乡的迫切和功成名就的野心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29 03:58

春节临近,各种春节各种教你对付七大姑八大姨来自灵魂的拷问、父母催婚催生、熊孩子各种作的自救指南又要开始泛滥。这东西与春节如影随形,每年都能成为热点。

(图片来自网络)

一款网红毛衣已经让人们笑过了一回——这款毛衣上刷满了人们认为亲戚会问的最多的问题以及亲戚们想要听到的答案。

当然,还有同款问答卫衣。

(图片来自网络)

当然,网络上还有帮助你各个击破的神器。

(图片来自中国新闻网)

这个你当然不会穿回去。而那些在笑着转发的男女中,有多少人确实被那些不成问题的问题拷问困扰过,为家乡的落后叹息过,为在家乡找不到自己的位置而纠结最终远走他乡。

不管你是否承认,但是某种程度上,不管是网红毛衣还是网络上流传的攻略,都多少透露了我们内心的秘密:我们虽然认为我们的家乡(以及人)没有网络段子说的那么夸张,但是在某种程度上,我们确实也认为,家乡(以及家乡的人)代表着落后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他们只认可公务员的工作,喜欢催婚催生,多管闲事就是他们打发业余时间的方式,他们热衷于刺探别人的隐私,喜欢与人相比较,特别希望别人过得不如自己。而且,自己不咋样,也不会教育孩子,所以熊孩子还特别多。

作为一个已经接受过现代教育,在一线城市独立打拼的人,很难接受这种来自亲情的绑架。但是,你也不敢直接翻脸,所以这些段子成了你最好的消遣方式。

他们不理解你,你也不理解他们。你春节明明回到了家乡,却感觉自己成了一个异乡人。

家乡那多年不变的陈旧气息,不甚合理的产业结构,缺少活力的经济氛围,不够透明的公共环境,糟糕的公共服务,都让你感到窒息。尽管你在一线城市也没少受委屈,回了家乡你更是郁闷。

你的亲戚们在谈论着这个厂的停工,那个公司的破产,最后长长的舒一口气,说一句辛亏当了公务员。你鄙夷你担忧,但是你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你特别渴望有人能够改变这个现状,但是你知道你不愿意做那个人。

曾经爱过的人,曾经让这个地方平添更多眷恋和温柔的人,也不再是那个你爱的样子了。

春节假期结束后,回到北京,大家讨论春节的时候,那一副副劫后余生的表情让你知道你不是一个人。在春节接受灵魂拷问所产生的自我怀疑,这个时候多少会淡化了一些。

你明白了,你属于这里。就算失业就算受伤,你也会在这里重新开始,而不是跑回家乡,寻求庇护。因为不理解你的人,不可能给你庇护。

这个时代根本没有乡愁。就算有,也深深的埋藏于这种不能直面家乡和疲于应付家乡的人的恐惧之下。

家乡也许有最爱的父母和最熟悉的味道,却撑不起你的追求和野心。就算你没有追求和野心,在家乡找不到位置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对,其实也是非要功成名就,你就是觉得,在这里你也许能找到自己。或者至少短暂的,能够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来生活。

在北上广深谈论着区块链,早上听逻辑思维,晚上听财富自由课程的你,和你在家乡坐着办公室的公务员同学似乎是两个世界的生物。所不同的是,他两车两房俩娃或者还有两个老婆,你还在为未来苦苦打拼着。

你不理解他嘴里的壮志难酬,他不理解你的压力和焦虑,最终,家乡连朋友都没有了,就更回不去了。

记得余光中去世的消息,随着他的那首乡愁,裹挟着这个时代人们经常突然泛滥的情绪,代替了日常刷屏的焦虑、房价、升职、中年危机和佛性,一下子在朋友圈里占据了刷屏的位置。

乡愁

——余光中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1972.1.21

也许有些人之前并不认识余光中或者早已经把他忘得一干二净,但是不妨碍加入到这种集体网络悼念中,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把他的乡愁四处转发。

这也是这个时代的一个特点:不管人们之前是否置身其中,甚至是否与这个人有关联,在这个人成为众人的焦点的时候,人们总是不由自主的将自己代入一个角色,不管是旁观者、批判者还是参与者,总之,我在其中,我不孤独,我不是一个人,就好。

可惜,这个时代,早已没有乡愁。你备好了春节自救指南,准备回家过一个幸福年了。

PS:没有好坏,并不是在做比较,在家乡,在北上广,都很好。只是,,据说以前思乡是一种很美的情感,现在它好像不在了。。。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